新匍京娱乐场app下载欢迎您!
新匍京娱乐场app下载 > 新匍京科技 > 施一公:尖端科研和核心技术突破依赖顶尖人才,中国科技人才储量排在世界前列

施一公:尖端科研和核心技术突破依赖顶尖人才,中国科技人才储量排在世界前列

时间:2019-12-12

图片 1

生命科学发展需要基础研究长期投入

6月11日报道

——施一公院士在《科技创新大讲堂》上谈科学研究

来源:科技日报 2015-4-10 韩义雷 谈琳 李晓龙

  挂职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,会不会耽误正常的科研和教学?“21世纪是生命科学的世纪”——30多年前的预言今天是否实现?4月9日下午,在科技日报社、科技部机关党委联合主办的第二期《科技创新大讲堂》上,中科院院士、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教授,敞开心扉作了题为“生命科学与人类探知未来”的主题讲座。

  此次大讲堂由科技部党组成员、科技日报社社长王志学主持。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、心内科教授张抒扬带领该院20余位知名专家莅会。面向300多位听众,施一公说,“我最根本的是一个科学家,大约50%时间用在研究上”“生命科学是21世纪最重要的自然及应用科学学科,中国要抓住机遇,加强基础研究的投入,注重人才培育,但科学研究不能拔苗助长”。

关于科研时间:大约50%时间用在研究上

  “科研人员的科研时间哪去了”,一直是施一公关注的话题。

  在一个月前的全国两会上,施一公曾对媒体分析原因,“现在的高校的确是高度行政化,每办一件事,都可能有很多行政环节‘作梗’。也因为大学行政化的存在,产生了很多机构,多出来很多会议,很多教授、科研人员每天真正用在科研和教学上的时间有限”。

  从去年年底开始,施一公挂职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。这会不会耽误他正常的科研和教学?在《科技创新大讲堂》上,施一公对此进行了回应:“确实比较忙,但我在这里解释一下,我在北京市卫计委的工作只是挂职,不坐班,只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,帮助一些医院在医学问题研究上尝试着找一条路。在有限的时间里,抽出一点时间,了解政府决策的过程,我认为是有意义的。”

  对于自己科研时间,施一公说:“我最根本的是一个科学家,不管外面事情有多忙,都会抽出50%的时间做科研。我是清华的教授,一年还要讲100学时的课,这是必须承担的。我的平衡就是留出足够的科研时间和教学时间。我经常会很不好意思地推掉很多事,诸如从评审到开会。这个平衡很难,但要保证教学同时保障50%的科研时间,一些事情只能往外推。”

关于生命科学:注重投入但不能拔苗助长

  “生命科学是21世纪最重要的自然及应用科学学科,也是比例最大的学科。”施一公认为,从本质上说,生命科学是研究生命现象,揭示生命活动规律和生命本质的科学。它的研究对象可以是生物大分子,如蛋白质和核酸分子,细胞、组织和器官,如植物的根茎叶或人体的内脏器官;也可以是生物个体,如植物、动物、人类等,甚至是生态系统和生物圈。

  “生命科学属于实验学科,它与我们人类的生活密切相关。目前人类面临的一系列重大问题,如人口膨胀、食物短缺、能源危机、环境污染及疾病危害等的改善,很大程度上将依赖于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的进步与发展。”在回答科技日报记者提问时,施一公认为,“21世纪将是生命科学的世纪”这一预言正在逐步变成现实,但中国在不少方面和美国等国还有差距。

  “清华大学图书馆统计了1998年到2008年的SCI科学论文发表情况,在全世界范围内,大生命科学的论文占50%左右;美国的数字和世界基本吻合,但在排名前十的美国综合性大学里这一比例是61%;中国则是20%。这个就是区别。这个数字反映出中国当时的现状,有它的真实性和客观性,而且是需求造成的。我觉得,要重视生命科学,但不能拔苗助长。”

  施一公又谈到了政府科研经费投入的比例:“美国政府大约50%左右的科研经费用于大生命科学的研究。中国的数字我不全有,但有一些。比如说,我们的自然基金委,在上世纪90年代的投入,可能在10%左右;现在生物学加医学是30%以上。可以看出,我国政府对于生命科学的投入在不断加入。”

  施一公认为:“这些并不是拍拍脑袋做出来的决定。国家一点一点加大生命科学的投入,这是应该的。因为生命科学与百姓的生活和健康息息相关,高端创新制药要发展起来,生物科技要做起来,都需要基础研究的长期投入,用以培养尖端人才。”

关于教育:让孩子觉得“科学很酷”而不是“赚钱很酷”

  人们眼“见”的就是真实的吗?

  施一公用科学进行反驳:“人们普遍认为,三原色是红、绿、蓝,其实人的视网膜细胞上的感光蛋白最敏感的三原色更接近黄、绿、紫。因为我们的眼睛里主要有三种感光蛋白。视觉仅仅是人眼对390纳米到700纳米的电磁波的接收,无法感受到这一狭窄波长范围之外的电磁波。我们看到的宇宙,看到的世界,有可能完全是这样一个主观的偏见,是真实世界的一小部分。”

  随后,施一公又进行了一系列发问:“人们为什么要睡觉?”“人们知不知道暗物质可以轻易穿过身体?”

  在一个个故事里,施一公向社会传递着一种声音,“科学很酷,非常有意思”。

  “我小时候,在河南农村驻马店,想的是成为科学家,而不是电影明星;听的都是陈景润、张广厚、华罗庚的故事。”施一公说,“现在的年轻人崇拜财富,但很少崇尚科学,这是很可怕的。”

  在施一公看来,中国最需要的是针对中小学生进行大规模的普及教育,“要让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觉得科学很酷,而不是赚钱很酷。这个社会的原动力是知识,这个社会到了崇尚科学的时候,到了宣传‘科学很酷’的时候了”。

6月10日,第十二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正式开幕。本届大会以“迈向生物经济新时代:创新、造福人类、可持续发展”为主题,是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多个国家部委的大力支持下,由中国生物工程学会等生物领域最具代表性和权威性的20家国家级学会、协会、商会联合广东省政府共同主办。

中国科学院院士、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在大会上发表演讲,他认为,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像我们中国这样重视创新、鼓励创新。过去几十年,研究经费不断增长,从而取得了更多成果,也发表了更多文章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文章发表的数量与GDP是在同步增长的,而十年文章的总引用数在世界排名也是稳步提高的。

从2008年到2018年十年间,医药工业的主营业务收入增加了3倍,达到了3万亿元左右,销售额高于100亿元的企业已经达到21家。“生物医药有一批新的中小型公司在中国如雨后春笋,确实发展非常快。”

图片 2

在人才队伍方面,他表示:尖端科研和核心技术突破依赖顶尖人才。因为新兴产业源自于核心技术突破,核心技术创新和原始科学发现都出自顶尖一流学者,而顶尖一流学者往往聚集在一流大学及其附属科研院所。而在人才队伍方面,中国人才断层的影响已经消除,科技人才储量排在世界前列。

据猎云网了解,施一公是结构生物学家、清华大学教授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。2017年获第二届“未来科学大奖”之“生命科学奖”。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,西湖大学校长。2018年12月,入选“中国改革开放海归40年40人”榜单。

以下为施一公现场演讲实录,猎云网略经删改:

今天主要想讲两点,一是对中国科技现代的看法,着重讲生物医药领域,二是对中国科技未来的展望,还是以生物医药领域为例。

既然说对中国科技的看法,一定要先讲经费,无论科学、技术、研发都是以经济为背景。这张幻灯片是十年之前先恩给我的,中国的研发经费在过去1990到2018年的18年里,基本上是指数增长。看右下角的幻灯片,Rb占GDP的比例,尽管18年间GDP增长很快,它的比例仍然是在继续增加。举一个例子,就是基金委,基金委的经费在1995年是很低的,只有区区几千万元,在2008年达到90亿、80亿,而2018年达到280亿。

说一下基础研究的经费,即使在2008年之后的十年,技术经费还是大幅增长,基金委的经费从2008年的80亿到去年280亿,大家可以看,增加了3到4倍,而整体Rb的经费现在已经达到国家层面上1118亿,这是去年数字,即便过去8年增长率也高达15%,是非常大的。

右边的表把整个研发经费分成三部分,分别是基础研究、应用研究、实验发展,大家看还是非常稳步的增长。

那么有了钱来做研究发展,自然Rb就会取得更多成果,也会有更多文章产生,实际上也是这样的。如果大家看在改革开放的前30年,文章发表数是每五年翻一番,而这个趋势到了过去十年仍然是基本保持了五年翻一番的发展趋势,更加让我们感到振奋的是,文章发表的数量与GDP在同步增长,而十年文章的总引用数在世界排名也是稳步提高,在过去3年,我们的文章总引用数即便用10年的总引用数来看,在世界都是高居第二。

大家有时候会说,也许文章总引用数上去了,文章篇数上去了,但是真正顶尖的期刊表达的文章不多,这种判断也是错误的,至少从字面以及数字上来看是错误的,因为中国的顶尖期刊发表篇数,从三个不同的指标看,一个是总数,一个是高被引文章,一个是所谓的热点文章,在世界排名都是高居前三。如果再看仔细点,还是从张先恩教授的一篇文章里来看引用他的数字,如果从12个核心领域,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材料、空间、地学、生命科学等等,我们用11年综合引用率来看,1994年到2003年,在不同领域里都在世界前30,这个圈越往里排名越高,很多领域已经进入世界前20,到了2015年这11年看这个数字,大家看红线已经进入前十,除了空间科学之外,如果再往前看,当然不在这个表上,在2006年到2017年这11年间除了空间科学排13之外,其他进入10位,除了医学之外全部进入前5,也就是说,从数字上来看,从文献发表上来看,中国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创新强国,不止是大国了,这样的结论待会儿再看一看是否站得住脚。

我们再看一看生物医药产业和生命科学。这是在2008年之前的数字,全国总共的医药工业主营业务收入近8000亿元,但是销售额超过100亿元的只有两家,其中非常遗憾的一点是2018年之前,很少有药企是用现代生命科学和化学来做主导的研发,很少,基本没有,也因为这个原因,我们药品主要是靠仿制药,或者专利过期的仿制药,或者比较低水平的同类药或者一类西药。在全国范围内,我们很少有GCP、GLP等好的资源性平台,优秀的CRO只有几家但不多。2008年国家做了一个特别大的决定,就是重大新药创制,作为16个重大科技专项之一,重大新药创制是针对十种重大新药来布局,希望达到目标是从仿制到创制,从中国作为医药大国到医药强国,希望有这样的现象。

上一篇:MIT设计出新型3D结构处理芯片 边缘计算领域取得新突破 下一篇:没有了